您的位置:首页  »  不伦恋情  »  与前女友的再度激情

与前女友的再度激情

时间:2021-04-15

你什麼時候有空,我把錢還你,別說我貪圖你的錢啊!”一切故事,從我的QQ留言板開始。

小麗是我大學3年級時交往的女友,我們是在一個網吧里認識的。那時候,她還只是大一的學生,經常去學校門口的一家網吧上網,而我恰恰在那家網吧兼職做網管,一來二去的漸漸就熟識了,在認識了一段時間後,她順理成章的做了我的女友。雖然免不了吵架,但和她在一起的兩年的確是非常愉快的,雖然她不是處女,但在跟我之前,只和那個男人做過2、3次,和她做愛,是件很美妙的事。直到我大學畢業,我們因為某些不愉快而分了手,但在我的腦海里,一直都忘不了她,她給我的記憶永遠是,陰道很緊,做愛很舒服!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轉眼我已經工作2年多了,雖然期間和不少女人發生過關係包括處女,但都找不到那種對顯麗身體眷戀的感覺。這2年多里,我和她就斷了聯繫,直到那次我玩起我們曾經共同玩過的網絡遊戲,在遊戲里,我又遇到了她。

從遊戲,到互加了QQ(她早已換了QQ),再到交換電話號碼,再到彼此相約出來喝茶。我們慢慢的聯繫起來。有一天,因為她有事,所以托我幫她繳了一個月的手機費,因為錢不是很多,再加上跟着我又出了半個多月的差,我早把這事給忘了,直到我回來後,在我的QQ留言上看到文章開頭她留下的那句話,才想起來該給她打電話了。

我們相約晚上出來見面,雖然這已經不是我們重逢後第一次見面,為了禮貌,我還是精心梳理了一下自己。看的出來,她今天心情不好,坐在我的摩托車後,一路抱怨着。聽起來大概是她幫了她一個好朋友的大忙,可是對方不但不領情,還埋怨她某些地方處理的不對。我知道這時候我扮演的是傾聽她埋怨的角色,所以沒打斷她,一直聽她喋喋不休到了酒吧。

並不是我有什麼想法,其實剛開始我還真沒什麼想法,是她一路嚷嚷着要喝酒,我才帶她來這裡的。幾杯酒下去,她的小臉越發紅了。也直到這時候我才仔細打量她,她的樣子還和以前一樣,沒多大變化,畢竟時間相隔也才2年多而已,只是穿着成熟了,比起以前那毛頭小女生要有女人味的多。身材沒什麼變化,依然還是以前老樣子,只不知道那裡……呵呵,想歪了!我趕緊打住!

小麗抱怨了半天大概也說完了,我們終於開始你一問我一答的聊起天來(以前見面每次都很匆忙沒怎麼聊過天)。從談話中了解到,她專科畢業也快2年了,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工作,要不就是用工方瞧不上她,要不就是她瞧不上人家,總之就這麼耽擱着。和我分手後,她交過一個男友,不過交往了一年多也吹了。最近又談上一個,那男的家在濟南,去年才剛大學畢業,年紀比她大一歲,現在剛進一家公司工作,兩人分隔兩地,但她男友最近準備把她也弄過去。所以雖然她現在閑置在家,其實也是在等她男朋友的消息而已,一有消息她立馬就飛赴濟南,和她男友雙宿雙息。

聽到這裡,我心裡居然有些不舒服,呵呵,看來情這東西確實不是那麼容易忘記的啊!突然,我瞥見她敞開的襯衣口子里的胸罩,那是件黑色的蕾絲胸罩,這種胸罩一般都是配套的,這麼說,她下面穿的一定也是黑色的蕾絲內褲了!那可是若隱若現啊!一想到這裡,我立刻心猿意馬起來,動起了壞主意。

趁着小麗酒醉(其實也不是真醉了,我們也就喝了幾瓶啤酒而已,據我所知她的酒量遠遠不止),我和她有身體上的接觸,時不時的摸摸她的手啊,碰碰她的腿啊什麼的,後來乾脆一把把她攬進懷裡,她都沒有拒絕,直到我把手想從她的衣領伸進去的時候,她制止了我。

“你幹什麼?”她盯着我問。

“只想摸摸,想看看有什麼不同了!”我笑笑望着她。

“那不許摸!”她用近乎命令的口氣對我說。

可我偏是吃軟不吃硬的主,趁着她不注意的時候,我兩隻手直接從她的襯衫下面伸了進去,一隻手很輕易的從她後背上解開了胸罩扣子,接着從她身後抱住了她,兩隻手一左一右的握住了她的一對乳房。整個過程非常迅速而熟練,她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已經被我牢牢控制住了。

軟軟的,雖然不大,但剛好一手握個滿,和以前的感覺一樣!“還是那麼大啊,你男人難道就沒給你捏大點?”我一邊揉搓着顯麗的乳房,一邊在她耳邊輕輕的吹着氣。“你愛摸不摸,不喜歡把手拿出來,沒人求你摸!”她狠狠的摔我一句,但是並沒有掙扎。我知道她一貫的嘴硬心軟,也沒和她計較這些,繼續把玩着她的兩個乳房和那小小的乳頭。摸了一會,我想解開她的褲子,一探究竟,可這回她怎麼也不讓我得逞了,好在我也不急,於是一隻手繼續捏着她的乳房,另一隻手就和她碰杯繼續喝着酒。

酒精加上我手上的調情,顯麗進入了狀態,兩隻眼睛水汪汪的。於是,我結了帳,把摩托車鑰匙給了老闆(這酒吧是我好朋友開的),讓他幫我照顧愛車,而我就扶着顯麗出了吧門。

“你送我回家嗎?”顯麗靠在我的肩膀上問我。

“不,今天我不讓你回去!”我盯着她壞壞的笑笑。

“你想幹什麼?”她似乎有點清醒過來。

“不幹什麼,要你!”我繼續盯着她。

這時,一輛的士開過來,我揮揮手,它停在了我們面前,打開車門,我近乎是用推的把顯麗弄進車裡,然後自己也坐進去,對司機說了一家離這不遠的旅館的名字。很快的到了目的地,然後開了房進到房間。

一進房門,我迫不及待的把小麗推倒在床上,一把拉起她的襯衣,直接把她的胸罩向上一推,露出了她白皙而小巧的乳房(我們離開酒吧的時候她穿戴好了)。還來不及欣賞,我又轉戰她的下身,—解她褲子的扣子,顯麗雖然伸手來阻止,但被我近乎粗暴的揮開她的手後,她再沒有抵抗。很快的,我往下拉她的牛仔褲,我故意不脫掉她的內褲,不到1分鐘的時間,呈現在我面前的是:小麗平躺在潔白的床上,左手捂着自己的額頭(可能喝了酒有點頭疼),右手遮着她右邊的乳房,她的襯衣縮成一團掛在她的脖子上,黑色的蕾絲胸罩已經脫離了原先的位置,絲毫遮攔不住那裸露的左乳,光滑平坦的小腹,一條黑色蕾絲透明內褲在她的胯間,而她的陰毛和那條小縫在內褲里清晰可見。

我脫光自己,上了床,一下子壓在顯麗的身上,向她的嘴吻去,她並沒有迎合我,相反的輕微掙紮起來,顯得那麼無力,接着,她開始低聲抽泣起來。我沒管她,反正她現在已經不是我的女友我又何必憐惜?我的舌頭和手指轉移了進攻陣地,攻向了她的雙乳,接着,我的手來到了他的大腿、陰部,手指也沒有閑着,隔着內褲在她的陰蒂上輕輕地按着。

小麗是個很容易動情的女人,在我的挑逗下,很快春情泛濫了,我用手指挑開她的內褲,向她的洞里探去,啊,水汪汪的,很快淫水已從洞里流出來,把內褲都弄濕了,不久,顯麗停止了哭泣,轉變成嬌喘連連了。

是時候了。“女人,我受不了了,我要你!”說著,我分開她的雙腿,一手抓住顯麗的內褲邊緣向一邊拉開,露出了裡面紅紅的陰戶,一手扶着我的肉棒,頂在她的陰道口上,沾了沾裡面流出來的淫水,使勁的彈了兩下,跟着,龜頭擠開了她的陰唇,探了點進去。我深吸一口氣,屁股往後抬了抬,肉棒也往後縮了一縮,跟着,我使勁向前一挺,一陣觸電的感覺由我的肉棒傳遍了全身。肉棒順着她的陰道,藉著她流出的淫水,很快一插到底。

“嗚~~~~~~~~~ ”小麗叫了出來,我知道這決不會是痛苦的叫喊,而是舒服的呻吟。

我輕輕的抽插了幾下,有點失望。她的小穴雖然很濕很滑很燙,但已沒了以前那種把我肉棒緊緊包裹住的感覺,有點鬆鬆的!

“女人,你的小穴怎麼變的那麼松啊?都沒以前緊了,一點都不刺激!”我一邊在顯麗的身體里抽送,一邊奚落着她。

“被男人操多了就是這樣的啊,你第一天知道哦?”她閉着眼睛回了我一句。靠,平時看不出來,一上床才發現原來她變的那麼淫蕩,連“操”這樣的字眼都用上了,看來她男友確實把她調教的不錯!

“女人都他媽一樣,生來就是被男人日的,再不一樣,日多了也差不多了!”既然她都不講究了,我何必還紳士,何況我早他媽不是紳士了。其實,做愛的時候說些粗話,還別有一番刺激,我開始專心享受身下的女人,雖然她曾經屬於我,但已是往事,如今已輾轉他人,一想到這裡,心裡就不舒服,就更加用力的操她。

我一貫的不斷快速的抽送,顯麗只是一會兒就已經承受不住了,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大,雙腿都已經抬了起來離開了床面,下身濕漉漉的,淫水正從我們兩人交和的下方流淌下來,小小的腳丫在我身子兩側翹起,圓圓白白的腳趾微微有點向腳心彎起。

“啊……啊……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顯麗雙手已經扶住了我的腰,兩腿儘力的向兩邊叉開着,胸前蕩漾的乳房上一對小乳頭此時已經硬硬地俏立着同時分外的搶眼。

我沉下身子整個身體壓在顯麗身上,嘴唇去親吻她圓圓的小小的耳垂兒,感受着她的胸部和自己緊貼的那種柔軟和彈性,下身緊緊的插在顯麗身體里,利用着屁股肌肉收縮的力量向陰道深處頂撞擠磨着,深深的插入已經碰觸到了陰道的盡頭,龜頭每次碰觸都讓她下體酥酥的麻顫。

“啊……啊……呀……嗯……啊…嗯……”小麗越加的大聲呻吟甚至叫喊起來,嬌柔的聲音更加刺激我的激情,修長的一對雙腿盤起來夾在了我的腰上,兩個小腳丫勾在一起,腳尖變得向上方用力翹起,屁股在身體的捲曲下已經離開了雪白的床單,床單上幾汪水漬若有若無。

我抬起身子,兩手各抓着小麗的一個小腳,把她的雙腿向兩側拉開拉直,自己半跪在床上,從一個平着的角度大幅度的抽插,每次都將陰莖拉出到陰道的邊緣,又大力的插進去,我低着頭,看着顯麗肥肥鼓鼓的陰部,自己的肉棒在不斷的出入,從顯麗濕漉漉的陰道傳出“呱唧、呱唧”和“噗嗞、噗嗞”的水聲,自己拔出的肉棒上已經是水滋滋一片,陰毛上也已經沾滿了一片片顯麗的淫水。

越來越強烈的感覺直衝我的大腦!

“女人我要射了,我要射在裡面!”

小麗意識到了什麼,變的清醒起來:“不行,你不準射在裡面!”

“老子偏要射在裡面!”我劇烈的動着,兩手抓緊了她的雙腿,不讓她有掙脫的機會。

“不行……不行啊……現在是危險期……射……射進去……會有的!”顯麗幾乎是求饒的語氣了。

我幾乎用上全身的力氣,使勁的往顯麗陰道深處捅着,彷彿要給她捅穿了一樣。

“沒事,有了就叫你男人買單!我就不信你們不上床!”

“恩……恩……”看來,這女人還真聽進去了,又享受起來。女人啊,真可怕!為了自己的快活,給自己男人戴綠帽子不說,還情願讓他為別人下的種買單!

感覺越來越強烈,我兩手使勁握住顯麗的乳房,下身的抽插不由得加快了頻率。

“啊~~~~~~~~”小麗發出一聲帶着長音的呻吟,盤起的雙腿和屁股用力的向上頂了一下,我的肉棒碰到了正在顫抖的陰道深處,龜頭上受到的刺激讓我興奮到了極點,我的肉棒緊緊地跳動了兩下,在顯麗體內噴射出滾燙的精液。

片刻,我緊繃的身體鬆懈下來,壓在了顯麗的身上,小麗把緊盤在我身上的雙腿放下來,但仍和我的腿糾纏在一起,用小小的腳丫蹭着我的小腿。兩人交和的地方仍戀戀不捨的連在一起,我能感覺到那條熱乎乎的東西在慢慢變軟。

我從小麗身體里退了出來,隨着我肉棒的抽出,白色的精液立刻順着顯麗的陰道口流了出來,流過屁股,流到了床上。

“你看什麼呢?”她發現我在看她。

我朝她那裡指指,“你知道我最喜歡看什麼嘛?”

“不知道。你喜歡看什麼?”

“我最喜歡看和女人做完愛後,從女人身體里慢慢往外流着我的精液的場景。因為在那一刻,能感覺到這個女人完完全全屬於我!”

過後,我和小麗一有時間就享受激情,而每次我們都不做任何安全措施的射在她裡面,因為我們默許了一個計劃,有了就叫她男人買單。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她離開我們的城市去了濟南,之後,我們再也沒有聯繫。

“我們因為彼此需要而走到一起,所以我現在是心甘情願的和你上床。但是,我們都有各自的生活,所以,當我離開這座城市的時候,我們之間就永遠的划上句號,不再有關係!”最後一次和小麗做愛以後,她對我說的話!